去吧!漂亮的姑娘

去吧!漂亮的姑娘


這黃燦燦的銀杏葉,是我從未見過耀眼的亮色,黃的透明了,黃的充滿了陽光,黃的直視它時自己都害了羞,怎麼可以,就這樣一直盯著一個清新妙齡的“姑娘”,秋給你搭上了嫁妝,抹上了鮮豔的彩妝,你便也這般單純的告訴我,你要嫁給太陽,因為那是最溫暖的地方。你的驚豔是我路過這裏最不願攝取的禮物,那怕是存在記憶裏,我也怕過濾了你那怕一點點的風采,我是知道的,太陽的秋姑娘,祝你幸福。

我從南方來,南方一個溫暖的城市,那裏的草從來不會變黃也許它已是悄悄的換了幾次生命,那裏的花從來不會凋謝也許只是又盛開了另一種很相似的骨朵,那裏的秋天從來不會“落葉”也許只是落過了,我沒有能踩著它哢哢響。

那是在南方,在秋冬也不會冷的地方,所有生命都不會展示自己的消逝、再生、歸轉。後來不小心來了北方,不小心又跌進了鬱達夫“故都的秋”,“秋天,這北國的秋天,若留得住的話,我願把壽命的三分之二折去,換得一個三分之一的零頭。”

北方的秋啊,請允許我這麼叫你,我也只能這麼叫你,因為我是南方的孩子,我依然眷戀家在的地方,那怕它的秋天不如你醉人。你是鬱達夫捨命的秋樣,我看不完全;你是我祝福的秋樣,我看得偏見,請允許我如此偏見的看你,因為我是南方的孩子,不小心落入了這個不一樣是新新世界,不小心願意忘記曾經走進你,然後走過你,風開始刮了,葉開始落了,快要到沒有秋的日子了,還好,我沒有記住你。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