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歲月裏的悲歡

那些歲月裏的悲歡,不欲說與誰聽,只和著茶香一飲而下,然後銘記,或者遺忘。平淡的日子裏,在心中開一扇睛窗,種滿花朵和陽光,時時念及溫暖,讓笑意盈盈入懷,讓歲月,安然抵達彼岸。

寧可抱香枝上老,不隨黃葉舞秋風,我心中的素簡,是淡淡的,淡在榮辱之外,淡在靜好之間,如生活,經歷喧雜,看慣了繁華,遠沒有了轟轟烈烈的執著,只剩下千帆過後的簡潔;如歲月,過盡千帆,剩下的是疏疏朗朗的淡泊,入眼的都是簡單。如開在山坡上的花朵,不刻意,不做作,只是寂寂綻放;如深山的菊,不顧左盼右,唯暗香盈袖。洗盡鉛華,素水的念,平靜安喜,肅肅為靜,繁華過後如是簡,但心中,仍有花開的聲音。

我想寫一首詩,遙寄歲月,詩中不寫愛情,不寫滄桑,只寫,三月的嫩芽,在陽光沐浴中成長的那份欣喜;寫夏日池塘,小荷尖尖的那份清涼;寫秋高雲淡,霜染紅楓的詩意,寫冬日白雪,不染塵埃的清純。春風吹一度,蓮花一脈香,秋水長天共一色,冬日落雪憑欄看,歲月的小箋裏,總有微風暗度的香,也有細雨潤物的美。

有些花事,明明知道會荼靡,卻依然開的這般歡喜;路邊的小草,雖然註定會枯黃,卻也那般的青蔥過,又何須傷春悲秋?又何必寫意完美?這一路的歌,我清唱過就好,這一路的情,我珍惜過就好,這一路的風景,我欣賞過就好。

我沿著一片葉子生長的脈絡,從春的萌芽,到夏的生長,走入了秋的眉眼間。我看到,一株蒹葭,倚著秋水長天,青石小巷的燈影裏,寫著月圓,北歸的雁,唱著離別的歌謠,空曠的原野,在無言的守望,小草凝霜,也保持著倔強,在秋風中,枯黃如畫,唯有夕顏,安靜的開在角落,訴說著未老的時光。

無論怎樣的花朵,總會藏有芬芳,無論是什麼季節,都會有陽光,我把自己隱藏在秋色裏,賞遍落葉上的月光,心也不會荒涼,夏有盛放,秋有蕭瑟,季節的每一次輾轉,都有不同的含義,又何必在意,哪一朵花兒,能代表春天,哪一片葉子,即將在秋天凋零,纏繞的藤蔓,浮動著暗香,希望,就在轉角的那個地方。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