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冥之中,我們早已遇見

小時候躺在母親的懷裏呆呆的望著天空明亮的圓月,朦朧的月光灑在瓦房周圍的群山猶如仙境壹般,偶爾有壹縷涼風從母親的發梢掠過,壹點點冰涼,心理卻感覺溫馨、滿足,傻傻的任繁星不斷的眨眼。靜靜的遊弋在漫天繁星的群山河川之間,就如同樟樹靜靜的任風撩動枝葉、荷葉上圓閏晶瑩的水珠掉進平靜的湖面壹般。

童年時候挽著衣褲在群峰山澗踏足,時常壹股刺鼻味在山中,原本不知是什麼樹,只知道山中有許多,葉子相對比較大,樹皮紋路清晰,剝皮後會有白色的漿液流出。時有家中長輩提起此種樹皮可入藥,樹葉可以做紅豆腐(名四川方言,外可塑方圓立體之狀,包以青菜葉子放入腌菜壇中,直接使用,味道極美)發酵原料之用,同時亦是驅邪之用(此處無科學依據,只偶遇有此作為)。

近日夕陽余暉傍在回宿舍的路上,百步之外便有壹股夾著嫩葉初出的木香味,同事紛紛說是壹種叫半步顛的植物發出的,我走近細細的觀察,結果出人意外!原本在企業大道上穿梭看到的無精打采的草坪,拐角處光禿禿的夾著帶有鉤壑狀的枝幹和臥倒的怪石在腦海裏閃閃浮現,久久的不能平息!

冥冥之中,我們早已遇見,如有下次,我會第壹眼就認出妳!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