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晨昀



夏日的天總是亮得很早。一早,把我叫醒的不是急促的鬧鐘,而是悠揚的歌聲,那歌聲帶著歡快,像一種遠航歸來的心情,或者一種即將揚帆遠航的豪邁。歌聲是從窗外飛進來的,直接敲擊著我的耳膜,珠落玉盤般落進我的心田。打散了蒙朧的睡意,有一份無言的激情和衝動。抗氧化


靈感被打開,詩興被勾起,連庸懶的蟲子也在身體裏開始蠕動。

微笑著,來到花園裏,直接與大自然親密接觸,把身體和心貼近自然,靜聽奇妙的動聽的神秘的旋律。

樹叢中,許多鳥都聚集到一塊兒了,它們抖了抖羽毛,調了調嗓子,開始唱起歌來。歌聲抑揚頓挫,飽滿豐富,美麗輕盈的頭隨著歌聲的節奏時而仰天觀望,時而莞爾回眸。它們放足了音量,唱出了天籟,它們要趕在汽車喇叭響起之前和工廠的轟鳴聲響起之前以及人聲鼎沸之前,把最美妙的歌聲傳遞給自然,傳送給任一個懂得欣賞它們的人的耳朵和心裏。它們爭分奪妙,因為它們清楚時間很快過去,當嘈雜聲響起,它們美妙的聲音將被淹沒。它們清楚世間最美妙的聲音往往最快被喧囂吞噬。

也有些鳥兒並沒有加入唱歌的隊伍,而是三五成群,聚在空曠的草地上,一起商榷今天要做些什麼事才有意義,這是頭等大事。它們神情凝重,積極踴躍,不停的發表著自己的言論和思想。

更有些鳥兒,許是正處於熱戀當中。瞧,一只鳥王子,從美夢中醒來,還帶著夢裏的笑意,憚去朦朧睡意,把自己整理得乾淨瀟灑,一躍飛入天際,在寬廣的天空吹一聲長長的口哨,然後又一沖俯地,在遼闊的大地上來幾個蹦極。一切動作那麼完美,像是一場表演,一氣呵成,精彩萬分,讓所有的生靈都為其拍手稱讚。Chinese economy當然,鳥王子的這一表演,主要目的還是為了博它心愛姑娘的一笑。這不,看那只鳥公主,已然拋開了所謂的羞澀與矜持,撲撲翅膀,主動飛到王子身邊,和它竊竊私語,纏纏綿綿。它們的愛情,真正遠離了紅塵,它們不食人間煙火。

正沉醉於這純潔的愛情聖地,天空中,突然傳來陣陣布穀鳥的聲音。這種熟悉的久違的聲音,在樹上,在屋簷上,在遠處,在近處,密密麻麻的飄過來落下來,打在心裏,勾起了久違的田野的思念。一直認為此種鳥只有小時候鄉間的田野才會有它的天空,沒想到,在異鄉的都市裏也會有它的舞臺。不知這布穀是否故鄉的那群,跟隨我來此流浪?在故鄉,它是專門催促莊稼快快成熟,而在這裏,它是否也來催促我快快成長,提醒我不要忘記故鄉的方向?若然真是,我要把我所有的情思託付於它,便也不再孤獨與愁苦,便也多了一份力量。

閉上眼,靜靜感受,仿佛置身於山林裏,聽著關於鳥兒們的歌唱大會,聽著聽著,像是自己也生了羽翼,與它們齊飛翔齊歌唱。飛到了熟悉的故鄉,看到了久違的村莊模樣,聞到了久別的泥土的芬芳。

一陣清風吹來,拉回了我遠去的心。六月的晨風,把天地間的溫度調到適中。這風多像是小時候外婆手中的撲扇,一搖一擺,節奏均勻,扇去天空的陰霾,搖來整個歲月的溫暖。

這風,也像兒時夥伴在耳旁說悄悄話時打出的氣息,乾乾淨淨,綿綿柔柔,清清涼涼,拂在臉上,有點癢癢的感覺,叫人心裏湧上許多情愫和感動。

風中的空氣,清新怡人,這是沉睡了一夜的花草樹木,在輕風中散發著的它們內心凝練已久的精華。

一夜的安睡,沒有汽車尾汽的污染,沒有工廠排放的汙煙,淨化了一夜的早晨,像個剛蘇醒的山間女子,秀麗淡雅,安靜且溫柔,從遙遠的東方帶著微笑款款而來,她的身體裏散發著出水芙蓉的神韻,直叫人神清氣爽。

仰頭看天,碧空萬裏,不帶一絲瑕疵。周圍靜謐,沒有白日裏應有的喧囂,少了冬天此時那種黎明來之前的蕭冷,也沒有黑夜讓人感到孤寂的死靜,是難得的屬於白天的靈動的靜。

當第一縷陽光灑下,我漫步在清幽的小徑。碰撞著陽光溪水般清悅的聲音牙齒美白 ,沐浴著朝霞氤氳的紗籠輕盈,欣賞著朝露釋放的冰清玉潔,我像回到無憂無慮的童真年代。陽光下的露珠兒,在草叢裏閃爍著晶瑩剔透的光,像一顆顆珍珠,把整片紅綠相間的草地點綴得更加透澈綢濃,直炫人眼目,誘惑心神。

捧一卷長書,坐進花園裏的長椅,沉濅在靈動的安靜中,吸取著書中墨筆的濃重芳香,吸吮著晨間自然裏的清幽花香,整個靈魂像是重生。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