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會拍手

聽著楊樹葉的聲響,我就想起了鬼拍手。

年少時,有壹年夏收碾場,碾了整整兩天,麥粒攪合著麥糠,堆在場中央,快成小山了。沒有揚場必須的4級以上的風力,不能分離出麥粒來,就只能堆在場中央等風。

那夜,爲了等起風後揚場,父親就留我給他打下手。我們就睡在了露天的場裏,在地上鋪了厚厚的麥草當了席子,漫天繁星點綴的夜空就當了被子。

夏收很是緊張,忙活了壹天的我,很是疲倦,壹會就進入了夢鄉。不知道睡了多久,父親推醒我,說起風了,叫我起來揚場。

迷迷糊糊地,我拿起木鍁,和父親壹起,將壹鍁鍁麥糠,逆風抛在風裏,麥糠魅惑似地,飛揚著飄向遠方,另壹個方向,麥粒就在場地上壹群群地雀躍著,擠在壹處,堆成麥堆。揚了好壹陣,風卻變小了,壹會停了,壹會又刮,斷斷續續。

場畔邊上,有壹排白楊樹,稀稀拉拉地發出嘩哩嘩啦的聲響。父親說:“啥風嘛!鬼拍手!”

夏夜的四野,遠處不時有斑斑星火閃爍遊弋,人們常說那就是“鬼燈籠”。又聽父親說到鬼拍手,我還是非常懼怕的,因爲自小就聽多了關于鬼的故事。我屏了呼吸,不敢言語,心裏的恐懼在膨脹著,只盼望著趕緊天亮。

也是自那時起,鬼拍手就和聽到的所有鬼故事壹洋,深深地紮根在心裏了。

後來長大了,膽也壯了,我就問父親什麽是鬼拍手,父親笑笑說,就是嘩嘩啦啦作響的楊樹葉子呀。

鬼拍手原來說的不是鬼!

我暗自竊笑。原來是我們心裏有鬼,還壹直拿心裏的鬼“作踐”自己呢。

鬼鬼祟祟的,其實是自己的心態,大多數時候是和鬼沒有壹根毛線的關系的。在那個被風吹過的夏天 貪婪獲得不屬於自己的 誰的青春不迷茫 為失戀而寫下沒收件人的信 一滴多情的水 活在想像的世界中 第一抹陽光 喜歡在睡夢中把他叫醒 怡情 做人就要學會與人為善!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