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視”

2765.jpg
曾經擁有“安徽第一貪”稱謂的肖作新,已經在巢湖監獄度過了6年改造時光。這位當年叱吒阜陽政壇的風雲人物,是怎樣完成從市長到囚徒角色轉換的?

肖作新最近有了“喬遷之喜”:剛過新年,他就同其他在監職務犯一道,搬遷到巢湖監獄剛剛成立的職務犯監區。巢湖監獄一位民警告訴記者,之所以將職務犯集中管理,一是為了深化分類管理的需要;但更重要的因素是,這些正在服刑的職務犯社會關系錯綜複雜,“人倒勢力不倒”,探監的、送錢的、打招呼要求照顧的等類事情不斷,與其他刑事犯混關,容易給他們造成許多負面影響,不利於其他犯人的管理和改造……


犯官坐牢的一個笑話,恐非空穴來風。兒子探監,說:“人走茶涼,我現在日子不好過呀。”“兒子艾,老子給你寫個條,你去找他。”兒子疑惑地問:“你都坐牢了, 條子還管用?”老子得意地說:“你不懂了吧。過去老子的條子是讓誰發財誰發財,現在老子的條子是讓誰進來誰進來!”

……

開始不信,以為笑話。《新華網》的報道讓我心服口服了。民警對記者不會信口開河吧:“人倒勢力不倒,探監的、送錢的、打招呼要求照顧的等類事情不斷……”

“人倒勢力不倒”何意?顯然虎死餘威在不夠形容。顯然“勢力”遠非餘威可比!飛流直下三千尺,雷鳴轟然八裏鄉,這就是勢力的威力。勢力也叫勢能,非高高在上者不能為也。

疑問來了,人既然倒了,“勢能”或勢力按理也倒了,為何勢力還在?是什麼勢力?是造福百姓的勢力還是繼續作威作福的勢力?人在監獄的犯官,當然自己是不能隨意走動的了,其勢力通過誰表現出來?於是,“探監的、送錢的、打招呼要求照顧的等類事情不斷。 ”誰去探監?除了親友外,百姓肯定不會去的。那一定是有“勢”的探監者——為官者也,或為官之使也。否則,“勢力”是表現不出來的。

民警說,探監的人有送錢的。人都在監獄裏了,還要送錢幹嘛?封口費?感激費?情感費?——看來官者的確非情商高者不能為也。要麼就是有求於他?

民警說,打招呼要求照顧的等類事情不斷。顯然,這還是“勢力”的表現。常人理解,在監獄者都是自顧不暇者。這樣的人還能照顧別人,我的天,神!當然,犯官對他人的照顧肯定也就是“頤指氣使”的事了,所謂“君子”動動口即可也。

“打招呼要求照顧的等類事情不斷”的另一種解釋是現在的“有頭有臉”之人要求監獄方面給與犯官諸多照顧。這顯然與“人走茶涼”理論不符。根據毛澤東“世上絕對沒有無緣無故的愛” 的理論,你能得出什麼結論呢,猜猜……

無論哪種情況,建立職務犯罪者管理區,就可杜絕此類事?只怕是小車直接開進亦未可知,哈哈哈……

祖宗的哲學認為:凡事都有陰陽兩面。看來,為官者在臺上——“陽”的一面和在大獄裏——”陰“的一面都是可以”面面俱到“的 。所以不難理解了。監獄裏的犯官一旦“陰威”起來,同樣勢不可擋。

民警說,這樣事非個例,而是“不斷”。是一股“風”了……肖作新清楚地記得,2000年,自己上午才被宣布當選阜陽市市長,當晚就收到來自各方的賀禮100多萬元……誰送禮?顯然不是百姓。說實話,我倒是想送,可我在世幾十年了,從來不知道市長住哪。送不了啊。嗚嗚……誰送的?

終於隔離了,說明這樣的犯官不少,非建一大圈不足以圈也。民警說:“ 與其他刑事犯混關,容易給他們造成許多負面影響,不利於其他犯人的管理和改造……”

不利於其他犯人的管理和改造,恐怕只是“許多負面影響”之一,讓沒做過官的庶民犯人看到那麼多官流社會的內幕,一旦刑滿釋放,滿嘴跑火車吧……

對了,一個疑問:職務犯罪是什麼罪?非刑事犯罪?的確,有的罪不是你想犯就犯的。官者可犯庶民之罪,反之則不一定也。有趣。夜中の蚊 粽香縷縷老屋情 似一幅柔美的畫 靜靜地等待著你的出現 密密實實 端午,記憶初晴 女人,可以不傾城 一年四季 皚如山上雪皎若雲中月 江煙雨蔓延千古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