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是對寂寞的妥協成果


這幾天,猝不及防的刮起了冷冽的風,我的床靠近窗戶,不管是晚上還是白天,只要睡的不是那麼死,就能聽見風刮過窗戶時的呼嘯聲。風起了,葉子落了一地,遠遠看去,只剩下那些頑強著死抱枝頭的殘片在空中獨舞了。

天氣預報說近幾日城市的空氣屬輕度污染,在街上見到戴口罩的人多了起來。我是個最怕冷的人,穿的自然比別人多些厚些,加上我微胖的體型,朋友說我活像一隻大灰熊,走起路來沒有扭腰擺跨的妖氣,也沒有娉婷嫋娜的淑女態。倘若我混跡于一群男人之中,我想,也沒幾個人能認出我是個女孩兒。

我是個大齡女孩兒,臉上還長著欺瞞年齡的青春痘,我沒有用不斷的戀愛來抵消身體裡旺盛分泌的多巴胺,發生在我身上的每段姻緣,無不像朵煙花,在瞬間絢爛後,然後融進漆黑的夜。愛情的陰晴不定,還有反反復複的莫名開始與結束,讓我已是心絞力竭,麻木的愛情經歷多了,我便也憶苦思甜的自嘲起來。

我從來不期望,上帝給我播撒愛情的種子,我想,即使播撒過也不會在我的世界裡開出花來,因為我在父母的教育下已對愛情百毒不侵,我不會給愛情雨露陽光,讓它蔓延成性。我荒蠻著未墾的青春,逢上一段荒涼的歲月,真是像極了那些無人參拜的野塚。

成長的過程中除了堆滿書架的各種書籍,還有日記本中那些無厘頭的心情文字,我覺得我沒有什麼可以拿出來炫耀。我有讓我動心的人,也有最浪漫的際遇,可真心想愛上那個令我動心的人,握住那段浪漫的際遇時,才發現自己是缺乏勇氣的,我是那種寧願在等待中老去,也不會在表白中倒下的主兒。我就是這樣一個不溫不火的人,老成的讓別人以為我是個返老還童的妖婆。

回憶不及思念長,我對我過過的那些叫做日子的東西,如今只剩唏噓,卻沒有半點心疼肉癢的感覺。我混跡社會,想著怎麼在社會中立足,不光是簡單的立足,而且是立得不懼風吹雨打。靠自己養活自己時,幻想少了,現實多了,很多事看不慣,便也習慣性的忍了。

總有這麼一類想戀愛又糾結著怎麼開始的人,你跟她絮叨愛情、話綿長時,她幻想的美好可以長達一個世紀,然爾讓她躬親時,她會以萬分之一秒瞬間掐滅幻想,告訴你她才不在乎、不稀罕。

這樣的人,愛和時間耗著,不耗個你死我活不甘休。她們一心工作,但背地裡也天天罵老闆和上司,她們不想工作,但和那些弟弟妹妹們說起自己的工作時,又會很自豪。她們常常會和朋友訴說苦逼的生活,會有幾個要好的閨蜜膩在一起,會一起喝酒,會一起嗨歌,無論是在琴曲輕揚的酒吧,還是在霓虹璨漫的街道。

她們經常說工作賺了錢,就去旅行,去一直夢寐想去卻從未曾涉足的地方,不在乎有沒有人陪,背後背著背包,脖子前掛著單發,但錢總覺得不夠多,總覺得自己還年輕,人的心思真像個圓,起點也是終點,走走停停,停停轉轉,沒有里程,我也是隨波逐流的,和她們一樣。

我時常這麼想,是不是我的青春被狗扒來吃了,本該鮮活的年齡,卻像條擱淺在沙灘幹死的魚,一動不動的躺在青春最不顯眼的角落裡,從剛剛呱呱墜地的萬眾矚目,然後變得默默無聞。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