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季

當雨季來臨時,許多生命的記憶都被淋成褪色的風景,所有不經意的回眸多絢麗成最浪漫的構思,在夢醒後的清晨,無奈的投入另一種漂泊……                   
       ──題記

  時間之船悄悄劃遠,記憶的空隙間留下一抹淡淡的悵惘和茫然,年少無助的彷徨,失意無奈的心緒支撐起一段憂怨的日記。
曾經鐘情於卓斯女神,無數月光柔柔的夜晚,躲在自己的影子裡,抒寫著曾經擁有過的真實,一個個含淚的夢。
  一路歡歌,一路嘆息。去尋覓曾被遺忘的昨天耳穴診治,去尋求青春的靈性和綴滿幽思的閃爍星空。常常是在別人瀟灑得不可一世和蔑視的眼神中讀自己的淺露卑怯,卻總找不到自己的輝煌。時間饋贈給自己的永遠是那雨中的獨步,夢的五彩在孜孜尋求後早已褪色。也許,走進去是一個錯誤的抉擇。誠然,負傷的心著實苦戀著,無法說“不再寫了,今生今世”的豪言壯語,年輕的心早已爬滿了綠色的方格,再也瀟灑不起來。
“是否只要跋涉不斷,夢中的成功會變成現實?”我在心底默問自己。有一鐘不可言狀的悲涼讓我真正體會到什麼是“文章千古事,甘苦寸心知”。
曾經,再不是播種的季節,撒下一粒紅豆,在深秋的邊緣長出幾支青果,好澀好澀。
  總想忘卻那枯水季節的柔情,那頭飄逸的長髮卻揮之不去,被雨水淋濕,遠去的倩影總是留在心底。明知道這是一個錯誤--雖然可稱為極其美麗的錯誤,卻無法風輕雲淡的舍去。任西沉的夕陽輕輕塗抹受傷的心,讓蕭瑟的風漫過瘋長的情緣,淒冷的雨,從臉上流到心裡,流向瘦瘦的黃昏。
  驀的,父母疲倦的身影和飄零的白發漸漸彌滿淚眼,針灸美容淚水不自覺地匯成一灣告解的深潭。枯水季節的承諾在枕邊,隨風飄向遠方。
  走過雨季,不再淋雨。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