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眼看世界的樂趣

壹個貓眼,讓我看盡了人們的喜怒哀樂、看穿了世間的世態炎涼。

記得很小的時候,父母出門前對我總會千叮萬囑:“親愛的,爸爸媽媽不在家,有人敲門時不要隨便開門,在‘貓眼’裏看清是認識的人時再開。”那時,小小的我,小小的心,每每聽到聲響都會踩著凳子、踮著腳尖探尋身影。陌生的面孔,鄰居的笑容……聽著父母下班回家的腳步聲,那壹刻既熟悉又陌生。在我的記憶中,與外界的交流總會隔著壹層木板,薄薄的壹層木板卻把我與門外的身影分隔在兩個世界。

眼前的“貓眼”是圓的,然而“貓眼”中的身影卻千奇百怪。最近,電視上總是報道壹些反映社會冷淡、當代教育誠信缺失的新聞或者專題,的確,這些報道確實在社會上引起了不小的反響。當大量的新聞報道如潮水般勇進我的腦海時,壹個個似曾相識的身影漸漸從中浮出,我驚歎了、愣住了,那不是我曾今從“貓眼”中看過的壹出出壹幕幕嗎?多少年來有件事總是浮現在我的眼中、耳中、心中。那時候我還是壹名地地道道的中學生,在壹個盼望已久的寒假裏,爸媽壹如既往的朝九晚五,叛逆期的我對于門外的世界更是好奇。“咔咔咔,铛铛”門外傳來了壹陣奇怪的響動,好奇心讓我偷偷的走到門前,踮起腳。“貓眼”中我看到了幾張很是陌生的面孔,在搬家嗎?樓上走下壹對男女,當他們看到忙著搬東西的人時不以爲然的繞道而行。那些人上上下下幾次半個小時後已經搬完了所有的家具,聽見樓下汽車奔馳而去的聲音我才探出頭,次日聽到樓道裏鄰居對小偷的謾罵時,我明白了,是小偷“光明正大”的搬走了那個家……爲什麽會這洋呢?人與人的信賴與最起碼的社會正義感流失的這麽快呢?試想想,幾個小偷竟然可以“明目張膽”的撬瑣開門行竊,即便有人看見竟以爲是鄰居在搬家而無人問津。追根究底,原因很間單就是像我這洋透過“貓眼”看世界的人太多太多了,所以應該都是“貓眼”惹的禍吧!

作爲中國人我是自豪的、驕傲的,卻也無奈。我爲我生活在壹個擁有五千年文明曆史的國度而自豪,爲我的祖國被稱爲禮儀之邦擁有厚重文化積澱的祖國而驕傲。作爲古人溫良恭儉讓曾經孕育出無數發人警醒蕩氣回腸可歌可泣的故事,而作爲現代人,爲何不能從中汲取哪怕些許的教訓、經驗呢?當我聽見七旬老人病倒路邊無人援助而身亡、衆人圍觀落水兒童落水無人施救而身亡、新生嬰兒因食用毒奶粉而身亡的消息時心好痛,不僅如此縱觀我所生活的環境,幾乎到處充斥著假貨、假話、假人……追根溯源地想這又何嘗不是因爲人情淡薄世態炎涼作祟呢?壹個“貓眼”冷淡了人情世故,看穿了世事變遷。Hand over The fleeting away Life, a duckweed gathers Cherish life foot of my bed Owning their loved ones The moon. People who love each other but not necessarily. Mountain home The snow in full bloom, bloom in clusters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