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老的相冊

要說電子相冊,還真是個好東西,無論相片的大小多少,拍下就能既時上傳上去,也免去了沖洗等等複雜的環節。可我卻喜歡那壹本本布滿灰塵的老相冊。

翻開那壹本本塵封多年的老相冊,那壹張張泛黃的老相片,似乎承載著曆史的年輪。我壹頁壹頁的翻著,腦海裏仿佛又閃現出那些熟悉的畫面,似乎裏面的每壹張相片都能將我帶回從前。

“妳有相冊嗎?”這個問題給人的第壹感覺似乎很搞笑。既然有相片肯定就會有相冊,現如今網上的相冊真的太多太多了。錯!我所說的可不是網上的亂七八糟的電子相冊,而是那壹本本屬于自己的天地,記載自己成長經曆的小冊子,記載著辛酸苦樂的小冊子。

安靜的夜,外面刮起了涼涼的東南西北風,我起身關上窗子,又坐在桌前翻弄著這壹本本老掉牙的相冊,享受著這屬于夜的甯靜,知道自己不能太貪婪,生活是總歸公平的,在我們失去的時候,總會給予我們些許留戀的東西,比方說這壹本本塵封了的相冊。

如流水的歲月,匆匆而過的童年,留的只有眉宇間的成熟。因爲我在悄悄長大,身邊的壹切也在悄悄地“長大”。

那是壹本很老的相冊,它不像別的相冊有著美麗的封皮,也沒有美麗的圖案,甚至他從來沒有被人注意過。我已不記得這本相冊被抛棄在這個角落多久,只是感覺似乎從我記事起這本相冊就孤零零躺在了這個角落。

這裏面大多是黑白照,偶爾有幾張彩色的相片也都只是模糊不清。也許是年代太久了吧,相冊與相片都已泛黃扭曲,好歹還有壹張相片能夠基本看清。

這相片的背景是壹個很古老破舊的小房子,那房子是用泥巴築起的,周圍是壹大片壹大片的棉花地,但很奇怪,這張相片上面沒有人,只有壹顆蘋果樹鼎立在房子的旁邊。直到現在,偶爾中看過這洋的壹則小故事才將那張相片猜出了個大概。

德爾斯與約翰斯退伍都是特種連隊的士兵,也是無話不談的好朋友,退伍後正趕上第二次世界大戰,德爾斯與約翰斯兩人毫不猶豫地投身于戰鬥當中,由于德爾斯與約翰斯有當特種兵的基礎,在戰場上立下了汗馬功勞。德爾斯特別喜歡房屋前面的那壹顆歪脖子樹,每天壹有空閑必定要在樹下發會呆。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