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若錯過,便不再只是遺憾

你說過你會保護我,給我全世界的幸福
你說過你會永遠愛著我。耳穴診治可你心裡偏偏有個她,於是我只能放手
當我們再次轉身的那一刻,你還會不會像以前那樣緊緊抓住我的手,然後告訴我,別離開!

文/淺、憂傷


part1.

每次聽到這首《保護色》,前奏是那麼傷,歌詞是那麼無奈。或許我們本不該牽手,只是在牽手後才發現,原來我們都誤以為是彼此幸福的終點站。我不怪誰,只是在遇見我之前你遇見了她。她走了,卻偏偏在你心裡最深的地方刻了一道最深的傷,於是你得不到救贖。在牽你手的那一刻,心是不確定的。因為我害怕自己只是一個可憐的代替品,代替她安撫你那顆受了重傷的心。可你說不會,我永遠不會是代替品。

你是愛我的,因為至少我們也創造了屬於我們的美好。針灸美容 你可以在凌晨開車陪我去放煙花,你可以在我傷心到哭的時候叫我別哭,女人的眼淚還是很值錢的。這一切真的也只有你能做得到,你甚至可以說:“笨女人,現在開始在工作了,記得無論怎麼樣每個月都要拿錢給家里人,即便他們不要,也記得要存起來。”你知道嗎?我喜歡你叫我笨女人,至少那一刻有種想要做你笨女人的衝動。

記得那天下起了小雨,很小很細,我說我們去放煙花吧。當煙花點燃的那一刻,我只記得這是我看過的最美的煙花,再加上那點細雨,好不浪漫。可偏偏我們站在煙花的兩頭,藉著煙火消失前的光亮,依稀看見你的眼睛直直地看著天上的煙花。這時的你不是應該站在我身邊,把我的頭輕輕地靠在你的肩,而後說以後我都會陪你看煙花之類的情話嗎?只是現在的我感覺她像是出現在你的身邊,而後是你們在一起看著煙花,我只是一個路人。

我的心裡有個你,而在你的心裡卻沒有一個我。於是,我放棄了。記得分手時是在出租車上,只感覺你緊緊地抓著我的手,叫我別下車,而那時卻不知道是一股什麼樣的力量指使著我。推開你的手,下車後狠狠甩了下車門,或許連司機心裡都在想:還是女人心狠。可你呢?你的無心,便可讓我掉進萬劫不復的深淵。你可以肆無忌憚的說著你和她的事;你可以很確定地告訴我,你這輩子忘不了她。可我呢,我在你心裡又算得了什麼,我沒有其他女人的寬容;沒有其他女人的善解人意,有的只是一個傻傻愛著你的我。可你卻傷了我一次、又一次……



part2.

你的心情充滿著對她的思念,我的心情充滿著對你的不捨。多麼希望你能在乎我,哪怕只有那麼一點點。愛上你讓我學會了一種叫思念的滋味,總會在下著細雨的夜裡獨自撐著傘,而後看著遠處的煙花想著你。我並沒有在期待你回來,因為我知道你從不屬於我。分開後的日子,慶幸我並沒有想像中的那麼想你,或許是我還不夠愛你。刪掉關於你的一切,因為我怕我會忍不住想問你的近況。就這樣,相信時間會沖淡我們之間的一切。

在遇見你之前,遇見的那個他,生日那天說過要陪我一起過,可卻失約了。只記得那時是我哭得最傷心的時候,順手摘下他送的耳環,你說是不是要扔了它,沒等我反應過來你已經搶過耳環扔了出去。那時的我哭得更大聲,而你卻說:我知道你不捨得,耳環還在我手中。更感動的是你說可以隨時提供肩膀借我,無論你以後結婚與否。

在我傷心的時候陪在我身邊的是你。你可以在我生日那天,靜靜地坐在我身邊聽我說那些有的沒的,直到12點過後。你說12點過後你的生日就過了,現在是新的一天,所以一切重新來過。你問我,為什麼人都要談戀愛,當時的回答到現在想起來卻也覺得有道理。你只是說你了解我,卻不知道我想要的是什麼。你說你懂我簡單的生活,可你卻不知道其實我也很想轟轟烈烈地談一場戀愛,我也想擁有愛情。

一切就這樣過去了。或許不再聯繫是處理我們之間最好的方法,可為什麼你偏偏又在這時候出現。打亂了我原本簡單的生活……


part3.

當你說著和我已經有8個月沒有聯繫時;當你說著不知道用什麼樣的方式重新和我聯繫時;當你說著其實能再和我說話需要很大的勇氣時,我也只是笑笑。只是以普通朋友的立場去看待我們之間的關係。對白依然是“最近過得怎麼樣?”“你過得幸福嗎?”,真的不知道怎麼去回答這些問題,或許在你不在身邊的這些日子,我其實並不是很快樂的。

你依然還是會問我有沒有再喝酒,有沒有再哭過。這些在你看來很正常的問候,而在我心裡卻起了波瀾。其實這些只有你才會問。你說一直以來沒有放棄關心我的念頭,不管是愛情還是友情。你說如果有一天你回來了,而剛好又是下雨天,你會為我撐傘,陪著我一直走到晴天,不管那時是愛情或是友情。你還說如果我們變成了愛情,你願意為我放棄你現在所擁有的一切。其實只要有這句話,即使錯過了,也不再會有遺憾了。

再次和你交談時,隱約感覺到你變了。你說我依然是那個絕強的女子,在別人面前依然是桀驁不馴的個性。暗地流淚,沒人看見。所以一直要堅強下去,即使是假裝的。或許在你這,我學到的不僅僅只有愛情。你還是和我提起了她,你說她要嫁人了,依舊是那樣地自然。只是此時的心裡並沒有想像中的那麼痛了,或許我們之間本就不該有愛情。現在感覺像是回到了從前,我們還沒有牽手之前。



“突然覺得時間,恢復到我們認識那時候,很簡單,又很開心。”你用這句話化解了我們之間的尷尬。或許這樣也好,很簡單很單純。我們還是一樣,可以在凌晨的時候出去放煙花、看星星。


錯過了的愛情如若能再是朋友,已經是上天給予的最大的恩賜了。所以我們不用再去奢望以後會發生什麼。也許老天下一秒又轉變了天氣,我們便又走回各自的路。誰說的分手後就不能是朋友;誰說的分手後就一定成為陌生人,或許當我們再成熟一點的時候,會發現,原來這一切並不是最痛的。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