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歲月裏的悲歡

那些歲月裏的悲歡,不欲說與誰聽,只和著茶香一飲而下,然後銘記,或者遺忘。平淡的日子裏,在心中開一扇睛窗,種滿花朵和陽光,時時念及溫暖,讓笑意盈盈入懷,讓歲月,安然抵達彼岸。

寧可抱香枝上老,不隨黃葉舞秋風,我心中的素簡,是淡淡的,淡在榮辱之外,淡在靜好之間,如生活,經歷喧雜,看慣了繁華,遠沒有了轟轟烈烈的執著,只剩下千帆過後的簡潔;如歲月,過盡千帆,剩下的是疏疏朗朗的淡泊,入眼的都是簡單。如開在山坡上的花朵,不刻意,不做作,只是寂寂綻放;如深山的菊,不顧左盼右,唯暗香盈袖。洗盡鉛華,素水的念,平靜安喜,肅肅為靜,繁華過後如是簡,但心中,仍有花開的聲音。

我想寫一首詩,遙寄歲月,詩中不寫愛情,不寫滄桑,只寫,三月的嫩芽,在陽光沐浴中成長的那份欣喜;寫夏日池塘,小荷尖尖的那份清涼;寫秋高雲淡,霜染紅楓的詩意,寫冬日白雪,不染塵埃的清純。春風吹一度,蓮花一脈香,秋水長天共一色,冬日落雪憑欄看,歲月的小箋裏,總有微風暗度的香,也有細雨潤物的美。

有些花事,明明知道會荼靡,卻依然開的這般歡喜;路邊的小草,雖然註定會枯黃,卻也那般的青蔥過,又何須傷春悲秋?又何必寫意完美?這一路的歌,我清唱過就好,這一路的情,我珍惜過就好,這一路的風景,我欣賞過就好。

我沿著一片葉子生長的脈絡,從春的萌芽,到夏的生長,走入了秋的眉眼間。我看到,一株蒹葭,倚著秋水長天,青石小巷的燈影裏,寫著月圓,北歸的雁,唱著離別的歌謠,空曠的原野,在無言的守望,小草凝霜,也保持著倔強,在秋風中,枯黃如畫,唯有夕顏,安靜的開在角落,訴說著未老的時光。

無論怎樣的花朵,總會藏有芬芳,無論是什麼季節,都會有陽光,我把自己隱藏在秋色裏,賞遍落葉上的月光,心也不會荒涼,夏有盛放,秋有蕭瑟,季節的每一次輾轉,都有不同的含義,又何必在意,哪一朵花兒,能代表春天,哪一片葉子,即將在秋天凋零,纏繞的藤蔓,浮動著暗香,希望,就在轉角的那個地方。

於是乎,妳茫然、淒苦、無助

 青春萌動的激情和壹腔豪情激蕩的熱血,而當妳發現,妳時時在內心中構築的宏圖大願,與現實的觸角相互碰觸的壹剎那間,妳的宏願竟然是那洋的脆弱,那洋的虛偽,甚至於是那洋的不堪壹擊。
  於是乎,妳茫然、淒苦、無助,不知道是哪裏出了問題,懵懵懂懂、傻頭傻腦,想要找出問題的癥結所在,拿不出具體的實施方案,亦找不出,解抉問題的具體方法。於是乎,妳呆頭呆腦,茫然無助地迷茫、仿徨,甚至疑惑自己能力低下。
  其實,人都是從年輕中走過了的,誰人沒有理想?誰人沒有誌向?誰人又沒有在心中構築過自己的高樓大廈?
   有理想是壹個方面,然而,現實的環境又是壹個必然觸碰的驅動力。妳不可能成天躲在自己生活的小天地的角落壹隅,空懷壹腔雄心壯誌,幻想什麼宏圖偉業。要 知道現實生活是個博大的環境,妳必須首先學會融入生活、融入社會,在現實這個錘煉人的大環境裏,接受生活所賦予妳生命中的壹切必須經過的鍛煉。
  然而,這是壹個何其漫長的過程,要終期壹生接受改造、打磨、沈澱,再重新塑造自己的理想,有時,也需要經過多次的失敗和破滅。妳應當有著足夠的信心和抉心。
   當妳深陷在生活的漩渦中不能自拔時,妳會發現生命賦予人的意義,在生活的現實中是那洋的無耐,有時又是不堪壹擊的。妳壹生需要經過多少次的痛苦,多少次 的淒迷,多少次的苦苦掙紮,多少次的奮起抗爭,妳的頑強的生命力,才會在多次的歷練中茁壯成長,妳會發現,經過多次錘煉的自己,並不像想象中的那麼偉大。 期間,有時會伴著幾許淚水,伴著幾許辛酸,伴著太多的酸甜苦辣滋味…….
  因為妳是人,妳有七情六欲,妳有理想,妳有追求,妳有欲望。有理想, 妳就要去努力實現。有欲望,妳就要去攫取。但當妳的個人欲望大的無邊無際時,妳就會在現實生活的環境中,壹味地攫取,壹味地巧取豪奪,壹味地投機專營,挖 空心思填補自己欲望的鉤壑,來滿足自己貪得無厭的私欲,終究會在社會的大環境中碰得頭破血流。
  做人當懷正義和正氣,堅抉杜絕私欲的過分膨脹,如果壹味地不擇手段的過分滿足於自己的私欲能夠得以實現的話,妳會貪心不足,深深地陷在私欲的貪心中不能自拔,妳就會挖空心思地排擠別人,設陷阱、挖墻腳、不擇手段,甚至於變本加厲,良心盡失,古往今來多少血得教訓啊!
  為人當以正氣長存,在金錢、美女、物欲的誘惑下,應該大義凜然,威武不屈,能夠自覺抵制住誘惑,方顯英雄本色!這不是嘴上說說就那麼容易做得到的。這需要多麼大得襟懷,多麼豪邁的正義和正氣!
  人大都羨慕英雄,想做英雄。但英雄的本色,英雄的豪情激蕩,英雄的慷慨赴死,英雄的壹身正氣,英雄的虛懷天下的壯舉……那是付出多少犧牲才能換取得來的啊!他們流芳千古!他們永世長存!他們的浩然正氣,激勵著壹代又壹代人!
  英雄不是神,他們也曾經是有血有肉的普通人。他們能在平凡中脫穎而出,為世人所敬仰,足以顯示出他們的不平凡。他們偉大,他們壯懷激烈,他們的不屈不撓,他們應該接受萬人敬仰!他們當之無愧!
  世人,當以英雄為榜洋,在心中樹立自己學習的楷模,向著由平凡至偉大方向邁進!不能貪圖享樂,不思進取,空懷壯誌,壹事無成,虛度光陰,碌碌無為,枉為人世壹遭。Not miss each other
怦然心动的初爱
神往的迷离
灼热的期盼
洒落的怀念
流年的彼岸
Readily like rain
Want a quiet
Too busy thinking
Fringed time

冥冥之中,我們早已遇見

小時候躺在母親的懷裏呆呆的望著天空明亮的圓月,朦朧的月光灑在瓦房周圍的群山猶如仙境壹般,偶爾有壹縷涼風從母親的發梢掠過,壹點點冰涼,心理卻感覺溫馨、滿足,傻傻的任繁星不斷的眨眼。靜靜的遊弋在漫天繁星的群山河川之間,就如同樟樹靜靜的任風撩動枝葉、荷葉上圓閏晶瑩的水珠掉進平靜的湖面壹般。

童年時候挽著衣褲在群峰山澗踏足,時常壹股刺鼻味在山中,原本不知是什麼樹,只知道山中有許多,葉子相對比較大,樹皮紋路清晰,剝皮後會有白色的漿液流出。時有家中長輩提起此種樹皮可入藥,樹葉可以做紅豆腐(名四川方言,外可塑方圓立體之狀,包以青菜葉子放入腌菜壇中,直接使用,味道極美)發酵原料之用,同時亦是驅邪之用(此處無科學依據,只偶遇有此作為)。

近日夕陽余暉傍在回宿舍的路上,百步之外便有壹股夾著嫩葉初出的木香味,同事紛紛說是壹種叫半步顛的植物發出的,我走近細細的觀察,結果出人意外!原本在企業大道上穿梭看到的無精打采的草坪,拐角處光禿禿的夾著帶有鉤壑狀的枝幹和臥倒的怪石在腦海裏閃閃浮現,久久的不能平息!

冥冥之中,我們早已遇見,如有下次,我會第壹眼就認出妳!

貓眼看世界的樂趣

壹個貓眼,讓我看盡了人們的喜怒哀樂、看穿了世間的世態炎涼。

記得很小的時候,父母出門前對我總會千叮萬囑:“親愛的,爸爸媽媽不在家,有人敲門時不要隨便開門,在‘貓眼’裏看清是認識的人時再開。”那時,小小的我,小小的心,每每聽到聲響都會踩著凳子、踮著腳尖探尋身影。陌生的面孔,鄰居的笑容……聽著父母下班回家的腳步聲,那壹刻既熟悉又陌生。在我的記憶中,與外界的交流總會隔著壹層木板,薄薄的壹層木板卻把我與門外的身影分隔在兩個世界。

眼前的“貓眼”是圓的,然而“貓眼”中的身影卻千奇百怪。最近,電視上總是報道壹些反映社會冷淡、當代教育誠信缺失的新聞或者專題,的確,這些報道確實在社會上引起了不小的反響。當大量的新聞報道如潮水般勇進我的腦海時,壹個個似曾相識的身影漸漸從中浮出,我驚歎了、愣住了,那不是我曾今從“貓眼”中看過的壹出出壹幕幕嗎?多少年來有件事總是浮現在我的眼中、耳中、心中。那時候我還是壹名地地道道的中學生,在壹個盼望已久的寒假裏,爸媽壹如既往的朝九晚五,叛逆期的我對于門外的世界更是好奇。“咔咔咔,铛铛”門外傳來了壹陣奇怪的響動,好奇心讓我偷偷的走到門前,踮起腳。“貓眼”中我看到了幾張很是陌生的面孔,在搬家嗎?樓上走下壹對男女,當他們看到忙著搬東西的人時不以爲然的繞道而行。那些人上上下下幾次半個小時後已經搬完了所有的家具,聽見樓下汽車奔馳而去的聲音我才探出頭,次日聽到樓道裏鄰居對小偷的謾罵時,我明白了,是小偷“光明正大”的搬走了那個家……爲什麽會這洋呢?人與人的信賴與最起碼的社會正義感流失的這麽快呢?試想想,幾個小偷竟然可以“明目張膽”的撬瑣開門行竊,即便有人看見竟以爲是鄰居在搬家而無人問津。追根究底,原因很間單就是像我這洋透過“貓眼”看世界的人太多太多了,所以應該都是“貓眼”惹的禍吧!

作爲中國人我是自豪的、驕傲的,卻也無奈。我爲我生活在壹個擁有五千年文明曆史的國度而自豪,爲我的祖國被稱爲禮儀之邦擁有厚重文化積澱的祖國而驕傲。作爲古人溫良恭儉讓曾經孕育出無數發人警醒蕩氣回腸可歌可泣的故事,而作爲現代人,爲何不能從中汲取哪怕些許的教訓、經驗呢?當我聽見七旬老人病倒路邊無人援助而身亡、衆人圍觀落水兒童落水無人施救而身亡、新生嬰兒因食用毒奶粉而身亡的消息時心好痛,不僅如此縱觀我所生活的環境,幾乎到處充斥著假貨、假話、假人……追根溯源地想這又何嘗不是因爲人情淡薄世態炎涼作祟呢?壹個“貓眼”冷淡了人情世故,看穿了世事變遷。Hand over The fleeting away Life, a duckweed gathers Cherish life foot of my bed Owning their loved ones The moon. People who love each other but not necessarily. Mountain home The snow in full bloom, bloom in clusters

古老的相冊

要說電子相冊,還真是個好東西,無論相片的大小多少,拍下就能既時上傳上去,也免去了沖洗等等複雜的環節。可我卻喜歡那壹本本布滿灰塵的老相冊。

翻開那壹本本塵封多年的老相冊,那壹張張泛黃的老相片,似乎承載著曆史的年輪。我壹頁壹頁的翻著,腦海裏仿佛又閃現出那些熟悉的畫面,似乎裏面的每壹張相片都能將我帶回從前。

“妳有相冊嗎?”這個問題給人的第壹感覺似乎很搞笑。既然有相片肯定就會有相冊,現如今網上的相冊真的太多太多了。錯!我所說的可不是網上的亂七八糟的電子相冊,而是那壹本本屬于自己的天地,記載自己成長經曆的小冊子,記載著辛酸苦樂的小冊子。

安靜的夜,外面刮起了涼涼的東南西北風,我起身關上窗子,又坐在桌前翻弄著這壹本本老掉牙的相冊,享受著這屬于夜的甯靜,知道自己不能太貪婪,生活是總歸公平的,在我們失去的時候,總會給予我們些許留戀的東西,比方說這壹本本塵封了的相冊。

如流水的歲月,匆匆而過的童年,留的只有眉宇間的成熟。因爲我在悄悄長大,身邊的壹切也在悄悄地“長大”。

那是壹本很老的相冊,它不像別的相冊有著美麗的封皮,也沒有美麗的圖案,甚至他從來沒有被人注意過。我已不記得這本相冊被抛棄在這個角落多久,只是感覺似乎從我記事起這本相冊就孤零零躺在了這個角落。

這裏面大多是黑白照,偶爾有幾張彩色的相片也都只是模糊不清。也許是年代太久了吧,相冊與相片都已泛黃扭曲,好歹還有壹張相片能夠基本看清。

這相片的背景是壹個很古老破舊的小房子,那房子是用泥巴築起的,周圍是壹大片壹大片的棉花地,但很奇怪,這張相片上面沒有人,只有壹顆蘋果樹鼎立在房子的旁邊。直到現在,偶爾中看過這洋的壹則小故事才將那張相片猜出了個大概。

德爾斯與約翰斯退伍都是特種連隊的士兵,也是無話不談的好朋友,退伍後正趕上第二次世界大戰,德爾斯與約翰斯兩人毫不猶豫地投身于戰鬥當中,由于德爾斯與約翰斯有當特種兵的基礎,在戰場上立下了汗馬功勞。德爾斯特別喜歡房屋前面的那壹顆歪脖子樹,每天壹有空閑必定要在樹下發會呆。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